您所在的位置: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实时资讯 » 石油能源 全球能源转型之路曲折中前行——年终国际经济观察

全球能源转型之路曲折中前行——年终国际经济观察

  来源:中国经济网 有225人浏览 日期:2023-12-29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分享到:
 2023年,全球油气市场受多方因素扰动,导致供需不平衡加剧、价格波动频繁,市场行情充满不确定性。化石能源系统凸显出的脆弱性、不稳定性及其对气候造成的危害,使得各国发展清洁能源的决心不断加强,能源转型步伐依然铿锵。

  2023年全球能源市场供需矛盾有所缓解,但在地缘冲突、气候变化、汇率波动等多种因素影响下,国际油气价格存在明显震荡波动;同时,清洁能源迎来重要发展机遇期,全球能源转型步伐依旧铿锵。在当前复杂形势下,能源格局深度调整,还需在减排与安全、减缓与适应、效率与公平等复杂交织的矛盾中努力寻求平衡。

  油气市场震荡波动

  2023年全球油气市场依然受制于俄乌冲突、美西方制裁等,同时又受到全球经济复苏乏力、新一轮巴以冲突等多方因素扰动,导致供需不平衡加剧、价格波动频繁,市场行情充满不确定性。

  从石油市场来看,今年年初,布伦特原油价格短暂爬升后在3月份大幅下跌,最低点跌至70美元/桶。4月中旬,受欧佩克+减产等影响,油价短暂回升后再次下跌。7月份,在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影响下,油价持续走高,新一轮巴以冲突更将油价推至年内新高。不过,自10月下旬以来,国际油价再次步入下行通道。

  对此,即便欧佩克+部分成员国宣布自愿减产合计219.3万桶/日,也未能阻止石油价格“跌跌不休”之势。截至12月8日,国际油价已连续7周下跌。分析认为,欧佩克+减产失效,部分原因是市场对其减产协议执行力存疑,以及与此同时美国、巴西和圭亚那等非欧佩克+国家的产量仍在飙升。

  相比供给端,原油价格下降更棘手的问题可能是伴随需求减弱,油价主导权已由供给端转向需求端。国际能源署(IEA)11月原油市场报告显示,随着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高利率的影响显现,需求增长速度将大幅放缓60%,市场将出现供过于求的局面;并基于此将2024年油价预期显著下调,预计2024年西德州中质原油(WTI)期货价格为78.07美元/桶,此前预期为89.24美元/桶;预计2024年布伦特原油价格为82.57美元/桶,此前预期为93.24美元/桶。

  从天然气市场来看,2022年天然气价格创纪录的一幕已不太可能重演。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欧洲基准天然气价格、东北亚LNG现货到岸价及美国亨利港天然气期货价格整体都呈下跌态势。与此同时,全球天然气市场脆弱的供应结构和平衡状态,也使得市场仍未完全克服此前部分地区供应中断带来的“后遗症”,一些突发的供应中断问题正引发天然气价格的非理性上涨与波动。

  尤其是高度依赖天然气进口的欧盟,今年虽较早启动天然气采购计划,储存水平更是达历史新高,但波罗的海管道泄漏、雪佛龙在澳大利亚的工厂再度爆出罢工、巴以冲突等一系列供给端问题,极大挑动着紧绷的市场神经。

  清洁能源转型提速

  由于地缘政治事件频发和能源市场大幅波动,清洁能源发展的良好态势一度受阻,不过当前化石能源系统凸显出的脆弱性、不稳定性及其对气候造成的危害,使得各国发展清洁能源的决心不断加强,能源转型步伐依然铿锵。

  目前,全球主要经济体纷纷采取行动,将应对气候变化与能源转型纳入更广泛的经济战略中,清洁能源发展展现出蓬勃势头。无论是欧盟出台《欧洲风电行动计划》、中国快速发展光伏风电技术,还是在最近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八次缔约方大会(COP28)上超100个国家签署《全球可再生能源及能效宣言》,无一不显示出国际社会对发展清洁能源的广泛支持。

  政策引领下,全球清洁能源投资与相关技术部署已释放出积极信号。IEA《2023年世界能源展望》预计,2023年全球清洁能源投资将超1.7万亿美元,比2021年增长24%,主要集中在可再生能源电力、核能、电网、储能、低排放燃料等领域;其中,太阳能光伏被认为是关键发展领域之一,预计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将贡献80%的新发电能力,其中仅太阳能光伏就占一半以上。

  在此过程中资源分布不均、地区发展不平衡等问题依然尖锐。报告指出,电力供应清洁化、提高能源使用效率以及转向低碳燃料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实现气候目标的关键举措,但这些国家目前仍有很长的路要走。比如,撒哈拉以南的非洲要实现气候目标,意味着到2030年需要建成占比达85%的基于可再生能源的新发电厂。

  本次COP28上,在帮助发展中国家的气候资金承诺方面实现了多方进展。大会决议通过一项新的融资机制,通过建立“损失与损害”基金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与气候变化不利影响有关的各类损失和损害,截至大会闭幕,来自发达经济体的承诺注资规模已超7亿美元。联合国下的绿色气候基金、适应基金、最不发达国家基金等,均不同程度获得资金支持。

  同时,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也在能源转型中承担起应尽责任。自2023年上半年,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规模历史性超过煤电后,截至10月底再创新高,突破14亿千瓦,约占全国发电总装机的49.9%。预计年底全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将突破14.5亿千瓦,风电光伏发电装机将突破10亿千瓦。

   能源安全广受关注

  推动全球能源转型已是大势所趋,能源转型是否意味着要彻底淘汰石油、煤炭和天然气等化石能源,成为全球能源市场未来发展的重要风向标。COP28也因该问题而被拖入“加时赛”。在当前复杂形势下,COP28最终协议未能给全球能源市场一个“明确答案”。

  对于化石能源淘汰问题,相关国际组织、油气企业等各方代表间分歧存在已久。此次气变大会召开前,国际能源署署长法提赫·比罗尔发文表示,世界对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需求都将在2030年前达到峰值,化石燃料时代已走向终结,新的大型化石燃料项目有成为所谓“搁浅资产”的风险。

  但一些油气企业代表并不认同化石燃料达峰说法。就在比罗尔发文后不久,美国油气巨头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等纷纷完成新一轮油气资源收购,预计将进一步增加油气产量。有业内人士分析,这两项重大交易表明,美国的油气巨头们押注石油和天然气将在未来一段时间继续作为全球能源结构的核心。

  与此同时,碳捕集与封存(CCS)技术也成为讨论的主要焦点。一些依赖化石能源的国家希望重点开发CCS技术以减少化石能源碳排放,而不是减少使用化石能源。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指出,使用CCS技术减排1吨二氧化碳的成本在50美元到200美元之间,目前全球仅少数商业设施应用,其批评者认为该技术过于昂贵且未经大规模验证。

  在众多分歧中可以看到,保障能源安全仍是各方共同关注点。IEA报告中提到,在俄乌冲突下欧洲经历的严峻能源短缺,提醒着人们在清洁能源转型过程中,对石油和天然气安全的警惕仍然至关重要,要关注可负担性风险、电力安全和清洁能源供应链的弹性。

  展望未来,全球地缘政治形势仍存在很大不确定性,为更好兼顾能源转型与安全,全球能源市场可能仍需在震荡波动中摸索前进。不过,距离全球第一次能源危机爆发已过去50年,今天的能源决策者再次面临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和能源冲击风险,已具备更丰富的政策经验和先进清洁技术。相信全球能源转型之路虽曲折,但终将持续向前迈进。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